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妻子被人轮奸的快感

  我的妻子小今年只有二十四,是一位与众不同的性感女人。她之所以性感不是因她的身材,也不是因她的美。事上,她除了身材很好,有一丰的胸部、的腰、的屁股和修的腿之外,也并非是什幺大美人,但是她在我眼里是世界上最性感的女人,一切都于半年前的一晚上。

妻最穿着牛仔,丰挺的曲,的腿被的出。那天晚上,我和她在郊野公烤后,我四有人,加上坐在前面的小胸肉由于坐姿挺鼓在我眼前,得又又滑,柔膨几乎破乳罩,使我意心猿,因人都年,我夫妻性……嗯,有放,就是想要的候就要求方,完全有制。我心想是打野的大好机,于是便上吻起她,同一只手伸体恤摸索着解了她背后的乳罩扣,摸她的乳房,另一只手熟地按在了她滑的腹部上自下地几下拽拉。

着手腕的一抽,她塞扣的一截皮抽出,拽扣儿,便是果的下探,她子上松散,然后,住她的腰,慢慢抬起她的下体,把她的牛仔向下褪,我的手掌插了去,停留在她微微隆起的丘上。

她稍微扎了一下,便喘着和我配合起。

,她的牛仔已被我下,便只穿着跪在地上我口交。透下身窄小的三角短,半透明的蕾下女人最敏感部位若若。

小毫疑是于丰腴型的姑娘,第一次到她,一牛仔,便充分勾勒出她的下身曲。

我的手指婪的享受着每一寸柔和滑。不可控制的向深,很快,我的指尖便被她下体的气息所罩,我已可以感到她臀部与大腿交汇潮的褶。

她的腿而光滑,踝而不消瘦,我爬到她身上去,做什幺前奏就入了她的身体,那瞬的感好极了,她那位置窄而有性,即使了腿,我是得十分,有任何的松弛,抽送中根本不有一落的心。

我大力地抽着,身体得越越,可同又有一种不出的放松。

由于她旺盛的分泌,在她的孔道里滑着很,她仍着眼,任由我出。

我的肉棒已沾她晶的液,着亮光,每次抽,都把她的嫩肉出,又重重地送回去,她丰的峰也着跳,身体出一波一波的肉浪……突然不知那里出了五、六三十左右的男人,用刀指着我,其中一我听他叫他,是他的。

我:“你才已心了,在到我借你女人用一用。”

于是,他先用子把我起,然后用刀在扎着的妻粉上比划了几下,:“你要是不乖乖听,可的蛋添上几疤痕。”

接着,他把妻按到地上,扯去她的体恤和胸,其中男人一左一右蹲在她身旁,分拿着她一只她的一乳房始玩弄,小望着寒光的刀,害怕得直把身体往后,可是退可退,又不敢用手推,只得任由他把自己的乳像皮球一玩弄。

另一男人用手把大腿向左右掰,妻整便毫保留地露在众人面前,洞口又又窄,一些透明黏滑的淫水正向外出,教人想到插去那种妙不可言的感。

做一女人哪里有比更羞的姿?最想藏的地方,在完全暴露出。小自己整神秘部位露,腿被大,性器向外演突,所有西一清二楚,更不的是正淫水汪汪,不禁面通。

,他在妻的身上玩得不可支,便的妻:“小淫,水都出了,什幺,不如我心一下好了。你若情愿叫性交,不情愿就算奸。

我一起干你,也叫奸。”

着,走到她腿中,用手她的得的,手指插她的道不抽,另一只手在蒂上揉。妻起初付得,但慢慢就受不了。有被好揉到蒂敏感的部位,身体打哆嗦,屁股挪挪去,好像放在哪里都不自在。

几人妻的淫水已泛到把都透了,便嘀咕了一。首先是跪在了妻的腿之,然后用硬的具研磨着她的肉核。

他的具很又粗又,至少有二十公分以上。我看他用手提着,把在她的唇上便揩了几下,就已蘸了黏滑的淫液,然后准桃源洞口往里一插,只听“唧”的一,便如破竹地直。

妻哪里被幺大的具插道的,但是不得,反抗下只好他硬戳。在插的同,她即就“呀”地叫了一出呻吟。

起初只能插一大半,胜在有淫水助,在插了七八下,道被得像口一大,才于把那根又又硬的都吞在里面。

全根捅了后,大概是猛烈地碰触到她道的吧,妻酥胸一挺,跳一下,口里嚷出『唷!』的一,混身酥麻得不出半音,只是用手着小腹,全身,大嘴巴不住地喘气,助地望着我。

不妻竟是已有性,她移了一下臀部,腿稍微卷曲以使大腿分得更大,道有了更充分的空,可以避免道受。我混身抖,怒而又妒忌地目睹着妻那熟悉的,曾是最我魂系的部位,滑、柔、富于肉感,而在在陌生的下抖不停。

女人男人的具已深入她的道,她往往有一种大事去也的念。此刻妻也是如此,她有扎,任它扎在她的肉体,回向我投助的眼神。

事上,妻先前被我弄得透,也已是十分需要的。而在毫疑的是她即受到奸,已是大已去,法救,是一人或几人干妻我已是分,一“既然已成事,何不看看她被奸的子”的念浮在我海。

于是,我她了,示意她放所有抗拒作。

妻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,知道此刻任何扎都改不了已生的事。

我人的操一直都的,她不想和人生系,我也是想都想,但此刻我在互望了片刻后,心里有默契:反抗然是毫希望的,那只激起男人的虐待欲,她只能出身体平息男人的欲火。

于是,妻深深地吸了口气,便不再扎,任由那些男人在她如花似玉的上胡作非。

那男人一揉着小乳房,一用手套弄着,而操得越越快,抽插了十几分都停,大概在道里塞得太了,它在道里抽送,里面的淫水都出,每捅一下,淫水就往外出一股。

妻全身在打,毛孔都起了疙瘩,香汗直流,然,她到了一种都的特殊滋味。她的腿始越越大,嘴里也始呻吟起。,一男人趁机把肉棒插了她口中。

在,妻上下洞口都空闲:腿中的小洞被出不休的插得水花,卜卜。上面的小嘴要着吞吞吐吐,皮在插鼓起,抽出凹去,起伏不停。口水流出也法咽回,只能着口一直淌到地面。

蘸了唾沫,冒起的青筋在月光的反照下,濡得亮。乳房被不搓按扁,漾起伏,奶被摸捏得硬。

接着,又一男人了便忍不住着小的一乳房大打手,并把精液射在她的乳房、乳上,而小口中的肉棒也量地深入,直抵住她的喉射了,由于太深入,所以她只能把精液吞下去,其中一些她的口角流了出。

是她第一次吞男人的精液,以前我叫了很多次了她也不肯。

我看妻身体始抖,腿到了极致,可以更深入大力地攻她的部。看她的道已适了特的,嫩皮包裹着整根具,合成一体。跟着妻全身,我知道她已到了高潮。

正干得性起,妻的反如此激烈,更加,她的大腿越越,便把越插越深,下下送,好像是恨不得把卵蛋也一并去。后,他索性她只小腿提起,上自己肩膊,她屁股离地几寸,挺着下体,他手在妻腋下,腿后蹬,俯下的上身她大腿低得几乎到乳房,然后屁股像波浪一上下起伏,棍棍到肉地把她干得“啪!啪!”作。

在他又抽插了二三百次后,妻第二次到了高潮,只又白又嫩的修大腿,高高地蹬得既直又硬,每插一下,小腿就抖一抖,嘴里一呻吟,屁股一向上挺着,有奏地伴着他的攻在迎送。

腿蹬得直直的,伴着微的抖,相信是正在享受着小高潮抽搐而引的一串收。

不知是不是受到小抽搐引起的吸啜感刺激,他竟一起和她同抖起,一次比一次插得更深,速度也越抽越快,看起于是要射了。妻才突然想起她有避孕,因平她都是要我用套子的。

妻;“不要……啊……放我……,不要射在里面啊,我有避,要是射在里面,我大肚子的。不要啊!”

:“哈哈,你里面的肉瓣裹着我又又,弄得我直打哆嗦,本想再多插一的,怎幺也忍不住,精液硬是你了出。如果你肚子大了,就是我送你的物吧。”

着,他不妻的哀求,用力抵住她的下身,抽送得慢而有力,每挺一下,便打一哆嗦,相信每一下抽搐,便代表他在道里面射出一股精液,抽搐了七、八下才精疲力地停下,喘着粗气,但骨依然用抵着妻的,仍未化的像塞子一堵着道,不捨得它拔出,直至越越小,方依依不捨地把她放低。

事后,妻差不多射了有半分,量之多令人以想像。而且因的粗棒加上妻窄的道,令精液根本法出,反而全部流了她的子。

离她的身体,因妻的道口性十足,他的具一退出,妻的肉洞口上合了,有一滴精液漏出。

妻:“你……好多啊,射得我又又,我得一定是要怀孕了。”

浮地:“既然你已被我搞大了肚子,那你就是我的人了。你可是力充沛,是一非常理想的炮架子,得好好服侍我的弟兄啊。”

妻的回答我了一大跳,她:“反正我已被你干了,在里面又全是你的精液,那有什幺好的呢。既然我已接受了,不如就放怀抱和你玩痛快!其我也很享受你才射在我里面的那种快感,在他想怎幺干就管吧。”

听趁抓住她的腿,高高起,用力扳,妻的毫保留地呈在众人面前,在那儿正因才激烈的性交而充血,片大唇外翻,小唇也因抖蠕蠕而,道口可,而毛散不堪,着亮晶晶的淫水。

只听告在的所有人妻的很有性,感非常好。他那三有洩的男人:“怎幺?不的色吧!你等什幺,不快招呼你已有身孕的嫂。你可要好好待你嫂副有性的肉体,若不好好用那不是浪了。”

三人快地把妻按倒在地上,妻很合作地平躺了下,粉白嫩的腿也主地大大的。

接下,三男人始流用肉棒去奸淫妻那已被插得浪汁溢魂洞眼。

由于道才已被干,加上她又流出了很多淫水,便使他很容易就插了她体抽起,而妻此好像已完全忘了自己正在被奸,反而完全投入地和他交媾,那蛇般的身配合男人的奏持扭着,彷佛是要出更多的空他去大展身手。就算我和她在床上干,也她有幺淫、幺浪!

三支粗挺的流依次插入妻的道,每抽送百十次就另一人。

看着妻毫保留地把她身体上最秘的那部位奉出供些流氓淫弄,我不禁瞠目舌。妻性格然活朗,但在男女上小慎微,与我相的程中,始小心的保持着界限。

我第一次她,到第一次与她接吻,整整历了一月。我了相近一年,直到婚后才有了第一次性。妻的身体原本是我熟悉的,但此刻我得很陌生,法心中洁得近乎神化的她与如此丰的肉体和膨的肉欲相接起。

我的心跳率已加快到了极限,整人迷迷糊糊,想不到眼看着小在我面前受到人奸淫有的反。我得自己是不是有淫欲,看着妻同人做,比自己干更我感到,而妻似乎已完全沉溺于情欲之中,上一付陶醉在做中的表情。汗珠不身上出,一凝在她鼻,黏上了她的。

然黑暗的合我看不清她的被那三男的抽插得如何淫水流,但是出的音可以告我,她的确是正在爽得不可交,到我耳朵的是毫的性器官磨擦而出的“吱唧、吱唧”交,听起就好像几人赤着在泥上奔走的音,又像洗澡香皂沫与皮揩磨的音,听得我更加耳,居然巴也不知不勃硬了起。

等他三人都干完以后,妻已不知道有了多少次的高潮,整人躺在地上不住地喘气。不,她的上也流露出狂之后的足。男女性器官交接的位置下了一晶透亮的白液体,精液与淫水混作一,也辨不清是的分泌。

,又有一已射精的男人又扑到小身上始干起,而另一把妻的一乳房成一道深深的乳他的具。妻一美的乳房被他捏得了形,等他射出的候,妻的面部被射了正着接下,那些男人又小行了第二次的奸。六男一女在一起,行着淫不堪的群交,一又一的男人交替地在妻身上,一人洩后,另一人上又填上去,情地分享着妻他提供的性快感,空气中都充了精液的气息。

此,小已是活的一性交工具,她的唯一任就是用自己的性器官取并足每一男人的最下流的欲望,他在她身体的里面射精,射精,再射精。每男人跟她生系只是了自己射精那一瞬的快感,或有奸污一女人的足感和心。

着一分一秒的去,小赤裸的身体看起活象一只削干皮的梨,白白嫩嫩,水分充足,任在的男人你一口我一口流品。而她的妙在于越水分越多,越越丰。

只她的身体一左右,一抖打,像一在被人意宰割的小羔羊,男人把一根又一根粗硬的大插入她的滋的肉洞里。一股股淫水伴着一下下抖往外洩出,牙地咬着,但又不叩,嘴唇也几乎咬得流出血,只听她一次又一次地大喊:“我又……又……又了!”,然后便着身上的男人抖不停。宁的夜里只听到肉体交撞出一串“辟啪”“辟啪”

的,良久不停。

到再搞她,妻:“我服侍你吧。”着,她主跪在地上,先用乳他的肉棒,然后又他口交。

的肉棒再次插到她的道里,她的高潮又了,口中浪叫道:“啊,啊……,不要停啊,用力,不要怕我受不了啊。”

“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着,完全在了妻身上,始加十足地烈刺着,每次抽出他都抽到只把留在道的,插入就把若的肉棍整塞,而且把小腹在妻的部上一,使得她的部每受到撞都生抖形。面着已被他折磨了半夜的妻,毫怜香惜玉之意,只是用吃奶的气力狂地抽插。

妻身上香汗淋漓。她手抱着他脖子,腿在他屁股后面,身体不抖,一次又一次地抬起她的臀部,硬直的肉棍儿直插她粉腿交叉的肉洞里。

她把在背后,把他在她腿,努力的交斯磨着:“在感怎幺?你喜?”

“我喜!喔!好极了!喔!太好了!”道,“你吸得我好舒服,你真是一位天生的干家!”

妻受到鼓,益有奏性地地配合着他的作把部一挺一挺地向他迎,她的道里又始分泌出大量的液,使得人的器官交合出了“卜滋”

“卜滋”的。

人地抱在一起,性交入如火如荼的忘我境界。只肉虫交一,如似漆,性器互相碰撞,出拍掌般的。

小的淫水比前更多,除了把人的毛沾得透,流到地上,反映着月光,晶一片。

“你真行,居然可以做幺久。”妻。

“是啊!”用力抽送着:“我可以干你整日!”

“你要日多久就多久,管日吧。”妻。

“好的!再用力!”道。

妻照他的吩咐作着,此抽送得更烈,道里涌出的液使得性器交合所出“卜滋”“卜滋”更了。

激烈的作程中,人不互相予吻。

“啊!我快出了!啊!干爽一!”叫道。

“射吧!就射在里面吧!情地射在我里面吧。”妻着下身得更害,起的他的肉棒在她的肉体里急促活着。

妻腿使住他,同小腹地住他。如歇思底里抓着她的秀髮,下腹用力撞着她的体。一股股生命泉源狂野地射向她体深,再次一注一注地着她。

一,万,地下具赤裸的男女一,像一尊石做的雕塑,一也不,只有粗粗的呼吸令身体上下起伏才得是活人。

男女性器官交接的位置下了一大晶透亮的白液体,精液与淫水混作一,也辨不清是的分泌。

完事后,妻仍然密地以腿住,用道地套住他的具,不他她的肉洞里抽出,同乳着他胸部,道:“不要拔出,我再享受一下你的大具吧。”

其他得到充分性足的男人始穿衣服,准离,直等到小被小的道了出外面才依依不捨地抽身而起,他我:“你的女人真是天生的干家,她的身体构造然柔,可是下半身能迎接男人的很重的攻。或她身上有的地方明天痛,但很快恢复的。今天我兄弟都了,就算是召妓也不能操得幺痛快,你春心,就你享受吧。”

接着,一洩完了性欲后的男人抽身而去了,遭到六男人十多次奸后的妻,被蹂得如雨后梨花般在地上一也不。我看她片小唇已被插得起,像一朵的玫瑰,花瓣四。本雪白粉嫩的乳房,成一青,一紫,布一道道被抓得呈深色的指痕。

等他离后,我走到妻的身。妻仍然迷迷糊糊的僵直着,保持着性交那的姿,只不每隔十多秒,便抖几下,好像在消化着完全退的高潮,雪白的身因高潮的余而泛着淫靡的桃色。

我低朝她瞄了瞄她赤裸的大腿,只她的又又,由于久,一收不合,只能一一不地抽搐,透那含着乳白色精液肉洞口可以看里面瘀的道壁肉。

我一如平待她一,拿出巾替她揩抹干沾淫液浪汁的器官,同趁机摸了摸她的。妻的已麻木,我手指的插入也有反,她的道比已松了很多,平常我只能插一根手指,但是今天我可以把四根手指全插去,并且我的手上都是男人的精液。

男人射出的大量精液令小的道盛得的,加上性交,又流出极多的淫水,此刻便着她的每一下歇性抽搐,道口一股一股地出,在地上淌成一行的水流,地上下一花斑斑的迹,叫人想起不久前里生的激烈。

妻告我不要警,因事出去太人了,她不想把事情搞大,要是我接受不了的可以分手。

我得自己可,竟她是在我面前人奸淫了,我也有到保好她的任。

我曾以在事以后妻在相一段不需要性,想到了几天我就又始作了,并且是她首先提出的。我很心她那漂亮的是不是已被那些粗大的肉棒搞坏了,感不如前好。

想到的是只了幺几天,她的就已迅速恢复了原的松度,那肉洞仍然是的,整道性良好,感极佳,就好像什幺事也有生似的。怪不得她的身体充了性,使得我也不由地在心里暗暗地惊她身体的承受能力。

在妻被奸的星期后,她的月非常准地如期而,使得我舒了一口气。我曾非常心她如果在被幺多人奸后怀上孕的,那胎儿的父是都不知道。

妻自己然更高,她我那晚后她的都得也有什幺,只是非常心怀孕,在于完全放心了。

我她:“被有那幺多人奸也有什幺?”

想到妻了一句我魂魄散的:“其只要的人知道,而你又不在意的,那我就是被再多的人奸又有什幺系?”

我听了呆若木。

在已了半年了,我到在仍然保持着正是性系。更我惊奇的是我感妻原本嫩的身体竟然一下子就得成熟性感起。另外,妻在性事上也已得放了多,她自己都她在已看透了人生,再有以前那害羞了。

在,她甚至可以一和我作,一毫不情地和我她被奸中的程,使得我可以一回想那刺激的面,一享受她密滋的肉洞吐我的下体,真是以形容其中的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