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  »  家庭乱伦  »  办工室妻子的悲衰

“莉香,正忙呢?”

 
 
妻子抬眼一看,原是李莉。她是公司理的私人秘,也是妻子公司的大美人,子然不高,但是身材非常的,妻子私下里曾听公司里的男同事色迷迷的把她做“小淫女”。

 
 
妻子放下手里的滑鼠道:“是啊,要我天把公司今年的赶出,有事?”

 
 
“你忙完了去他的公室一趟。”

 
 
“知道了!”

 
 
妻子七八糟的忙了一早上,直至下午才把整理出,然后赶快列印出,向理室走去。

 
 
前,妻子下意的裙子向下扯了扯。

 
 
“咚、咚”,妻子敲了敲,里面,“!”

 
 
妻子走了去,把上,只里面有一的中年人正坐在公桌后面。

 
 
“,您要的今年的我已做出了,李莉您有事我?”

 
 
“啊,是小艾啊,是的,是有事找你,你先把拿我看。”

 
 
妻子走到公桌前,要把上去,理示意要妻子走到他身去。

 
 
妻子豫了一下,咬咬牙,走近他身,并把放在他面前的桌上。

 
 
理低下看了看,道:“把上面的料解一遍我听。”

 
 
妻子低下,道:“好的,。”

 
 
“今年我公司的不,比去年上升了六百分,但上半年的不太理想……”妻子神的念。

 
 
妻子感到理的一只手隔裙子落在了她的臀上,地捏起。

 
 
“啊……”妻子屈辱的出了一呻吟,腿部的肌肉不由自主的僵硬起。已不是第一次了,上一次妻子甚至被理扯掉了,要不是妻子扎起,不知生什幺事情。

 
 
妻子也想,可是企自去年起就始不景气,工在少得可怜,有下的可能。

 
 
妻子有一句一句的念。

 
 
理的手不安分的,他妻子有反抗,于是手往下移,妻子裙子下伸了去,在妻子腿之滑。

 
 
今天妻子正好有穿筒,肌直接被侵犯,妻子只好忍自己不去只可的手。理的手已向上伸至妻子的大腿根摸起,肥大的手指不碰触在妻子的下。一淡淡的快感不由的自妻子的腿生,入妻子的大。

 
 
妻子的心烈的跳起,妻子索性不再念那的,只希望理的侵犯快一停止。

 
 
然而理的手有一停止的象。

 
 
妻子突然想到上次理把扯掉的事,妻子不由得心起。要是今天他又怎幺?而且里是公室,要是有人敲的……,想到里,妻子只好向老天不停的祈求,但愿不要出什幺事情。

 
 
快感不停的自下,妻子感到她的下体不气的始流出液体,妻子羞愧的低下了。

 
 
“嘿嘿,你的身体是幺的敏感啊,只一儿就始出水了,真是人感到啊!”理淫邪的笑。

 
 
妻子的上始,一定透了,的老色鬼。受到种侮辱可是身体得更加敏感,死的身体。

 
 
上次也是,在理淫的言和笑下,妻子的身体一次次的背叛了她的意志,不得已屈服于理的挑逗之下,那一次差一妻子就……

 
 
,理的手指隔摸起妻子的下体。

 
 
妻子可以感到妻子的已的在妻子的唇上,理的手指在妻子的片唇之划,他一次比一次要用力一些,到最后他的手指每次划都陷入了妻子的唇之,不受控制的快感更加烈。

 
 
理突然他的手指收了回去,妻子一回神,甚至有一失落。

 
 
,理妻子拉向他坐的腿之,依然背他,妻子道:“上身趴在桌子上!”

 
 
“不要,。”

 
 
“怕,我只是想看看你下面的子啊,嘿嘿!”

 
 
啊,最可怕的事就要了。妻子想反抗,可是一想到那些理由,就再也有力气了。最后,妻子只好安慰自己,只要不他突破那最后一就好了。妻子不知道,每次一想,自己心理上的抵抗力就弱了一分。

 
 
妻子慢慢地趴在了桌子上面,上不由的流下了屈辱的水。

 
 
下身一,妻子的裙子被掀了起。接,一手妻子的往下扯,妻子的腿件反射的了起,不他把她的掉,可是,最后是被理巧妙的褪了下。

 
 
,妻子下身已寸,整的暴露在理的眼里。

 
 
上次妻子的然被理扯掉了,可是由于妻子的扎,他并有看到妻子的下体,可是次,是被他看到了。

 
 
除了丈夫,理是第二看到妻子私部位的男人。

 
 
妻子然趴在桌上,可是依然感到他的正盯她的那里,妻子极了,可是她的道始不停的抽搐起,每次抽搐,她都可以感到下体不停的出水,不一儿,出的水自她的大腿根向下流,最后流她的鞋里。

 
 
“啊,你的下面真美!屁股的,腿又又,真不愧是我公司里最美的女人,咦?你下面的小嘴里怎幺流了幺多口水啊。我你擦擦。”

 
 
妻子羞得做不出。

 
 
,他的手拿妻子的妻子把下体的水清理乾,而少了他的挑逗,妻子的下体也恢复了正常,不再抽搐。

 
 
很快地,他的手又放在了妻子的肥臀上。

 
 
一股股气在了妻子的后面,痒痒的,很舒服,他一定是在离她那里很近的地方看,可是那里是丈夫都有仔看的地方啊。妻子羞的想,可是她的臀被他的手牢牢的固定住,一也不了。

 
 
心里不由的生更加烈的屈辱感。

 
 
可是水又不气的始流了出。

 
 
,又生了一件妻子想像不到事。

 
 
突然妻子的下面被什幺西住,接一乎乎,的西在妻子唇上蠕,很快的它就了妻子的下体,不停的。

 
 
“啊……”好舒服,妻子的大里面地空白了一下,但是很快妻子就醒了,他不是把那放了吧,可是不象,妻子下面的和那西形又不太一,而且的,不是……他的舌吧!

 
 
“,啊……不要……舔那里……呀……”此,妻子舒服得一句的力气也有了,如果有人了她的鞋子,就妻子的指也舒服得一根根了起。

 
 
他用手妻子的唇拉,然后他的舌象蛇一在妻子道里去,妻子的理智一除去,欲望的火焰的燃了妻子。

 
 
“呼呼,你的液可真是甜美啊。”理妻子下体流出的液体全部地吞了肚子里,好象妻子的液是什幺蜜液一般。

 
 
他的言刺激妻子的感官,下体的感更加烈的妻子的海。妻子命的想:既然下体已被他看了,而且他正在用嘴她底下,何不好好享受一下呢

 
 
理真是?只要不他的那里入妻子的下体就行了。想到里,妻子配合地臀部了,以方便理的舌在她底下活,甚至,妻子悄悄、慢慢地腿分了。

 
 
“嘿嘿,才乖。”理怪笑起,他好象妻子的企似的,舌更力的蠕。

 
 
一昏的感向妻子。

 
 
“啊……不行了……”妻子使喘气,她的喉好象也地失去了作用,妻子知道是她快要到高潮的表。

 
 
突然,一根手指在妻子肛巧的划起;而同又有根手指妻子因而突起的蒂捏住不停的撚。

 
 
妻子的呼吸几乎要停止,巨大的快感源源不地向她涌,道里不由自主地起。

 
 
“……”妻子舒服得甚至不出音。

 
 
妻子力地在了桌子上。

 
 
高潮的余未妻子体消失,身后“悉悉嗦嗦”的。

 
 
妻子的心里猛的一惊,分明是正在衣物的呀。

 
 
理他想要干什幺,道他要……不行呀,妻子不能再他得寸尺了,否妻子以后怎幺面她最深的老公我呢?

 
 
妻子急得快要哭了出,想要扎,可是偏偏身体得一也使不上。

 
 
“舒服?嘿嘿,有更舒服的在后面呢!”理在身后笑得更加淫。

 
 
理的手妻子腰后伸了,迫妻子的身体翻了,于是成妻子躺在桌子上的子。

 
 
妻子勉力的用手支起她的上半身,弱得道:“不要啊……,我是有老公的人,而且……里有人的,您就放我吧,不然……我警的。”

 
 
“嘿嘿,我已吩咐李莉,里都不。至于警嘛……如果你了我的大肉棒……嘿嘿,一定舍不得警的,才你已爽了,可是你看看我里,硬梆梆的怎幺?”

 
 
妻子低一看,不由倒吸了一口气。他下身赤裸,那里儿正直直的挺立,又粗又,而且上面布粗粗的青筋,好象蚯蚓一,有他的,竟有她的半拳那幺大。

 
 
天啊,要是真的他插她底下,那她能承受得了?

 
 
如果里有子的,妻子想她的色一定是白的。此妻子感自己就象一只落入虎口的小兔子,身子助的抖。

 
 
理淫笑妻子的腿分,妻子的又一次暴露在他的面前。

 
 
“啊……”妻子不由的惊叫了一,慌忙坐起身,用手遮住她的。妻子想合上她的腿,可是理站在妻子腿中,根本合不住。

 
 
理笑嘻嘻的站,有趣的看妻子的表,突然道:“要不吧,我打,如果你了,我就今天放你走,如果你了,你就乖乖的我干一下,怎幺?”

 
 
他故意把“干”字咬的很重,听的妻子下体道不禁一。可的色鬼。

 
 
可是妻子是急忙的起,只要能他不那,她什幺都能答。

 
 
他又淫笑起,不慌不忙地用指妻子的道口道:“我吧。我挑逗你,你如果能你的里不要流出水,就算你了,反之我了。”

 
 
什幺,分明是耍嘛,妻子怎幺能控制得了那,她的身体那幺敏感,的一定是妻子。

 
 
“不行,一吧。”妻子道。

 
 
“咦,什幺不行,你出原因。”

 
 
“嗯……是因……因…………”妻子在不出口。

 
 
“因什幺,不出原因就照我的做。”

 
 
“不要,”妻子一急,更加了,低小地道:“因……你一摸……我就忍不住……出水了……”

 
 
“哈哈哈,”理得意的大笑起,“好、好,那我就再一种法吧,哈哈!”

 
 
妻子地看理想了想,他突然道:“我倒有公平的法,你看,我里硬邦邦的,只要你能在半小不管用什幺法,我里射出,就算你了,你看怎幺?”

 
 
妻子盯他那又又紫,大得人的西,咬咬牙,下了下心,道:“好吧!”

 
 
理又始色咪咪的看妻子,道:“那你先把披下,我喜看你披的子。”

 
 
妻子仰起,把的解下,并了,滑下,理道:“行了?”

 
 
理盯妻子,只差流出口水了。

 
 
他又道:“把上衣的扣子解!”

 
 
妻子疑了一下,想到:反正身上最重要的部位都他看了,也不在乎她的胸部了,只要能他快射出,什幺都行。于是,妻子把她女式西服的扣子有衣的扣子一解,露出她里面白色的花胸罩。

 
 由于妻子的乳房比丰,也比挺,所以妻子平挑胸罩都挑的是比柔和比薄的面料,今天的副胸罩就非常的薄,再加上是花的,外面可以看到妻子乳房的大概子。本,是妻子偷偷了准今晚老公看的,准和……可是在,竟然被大色狼……想到,妻子心不由的一悲哀……

 
 
妻子,伸手到后面去解胸罩的扣子,可是看理的色,心里突然泛起一不安的感。

 
 
“,你算?”

 
 
“我你干嘛,不然才我早就放去了。”

 
 
是呀,他在好象必要妻子,可是妻子看理嘴角的那一笑,得哪里不,算了,妻子命了,她一定要他射出。

 
 
手一松,胸罩的扣子解了,妻子胸前的乳房了出。

 
 
妻子手把胸罩放在桌子上,低小理道:“好了。”

 
 
,妻子上衣的扣子全部打,露出了整胸部,而底下腿被迫分,裙子也被拉在了腹部上,露出了整外。妻子想,如果老公知道她子在的男人面前,他怎幺呢?妻子眼前出了老公怒和悲的。

 
 
老公,原妻子。妻子心里默默地念叨。

 
 
“哇,真漂亮呀,乳是粉色的,想到你里面和外面一的迷人啊!呵呵!”

 
 
理的打了妻子的思路,他坐在妻子面前的椅子上,道:“,坐在我腿上,剩下的就看你的了。”他看了看手上的表,“在始了!”

 
 
妻子急忙站起,跨坐在他腿上。

 
 
理腿上的毛好多,弄得妻子痒痒的,妻子忍,正准伸手握住他的,想到他把腿一抬,妻子“啊”的一失去了重心,上身自然地往前一,手就在了他的脖子上。

 
 
“呵、呵,往前好。”理手住妻子的腰淫笑道。

 
 
妻子底下的唇正好在了他的根部,乎乎的,一快感又了上,也是因才的高潮才去不久,唇由于充血而得更加敏感的故吧。

 
 
妻子恨了他一眼。但下体一竟有舍不得离他那里的感。算了,也能他快一出呢,妻子自己的想道。

 
 
待啊!!!!!!!!

 
 
妻子松手,左手的搭在理的肩上,右手往下握住了他的。

 
 
妻子始理的套弄起。

 
 妻子的手太小了,只能勉地握住他的大半部分,它在在妻子手里的。妻子在心里不由暗暗的把他和老公比起。算起老公的尺起要比他小三,他的不但要粗大的多,而且又硬又,想到里,妻子的下体不禁和理的大得更加的,而唇和相的地方由于妻子的故得漉漉的。

 
 
妻子不好意思的偷咱跰了理一眼,只理正舒服的眯眼睛,根本有看妻子,大概是很舒服吧。

 
 
妻子松了一口气,看子半小能射出吧。

 
 
不一儿,妻子的右手始麻,速度慢了下。

 
 
在家里妻子例假的候,有替我手淫,所以妻子知道一旦速度慢下,男人的快感就降低,一般妻子用嘴下去,可是在里妻子在不想,而且理的在太巨大,她的嘴里也根本容不下,可怎幺?

 
 
有了,妻子的挺腰身,用自己的唇他的,始上下的滑起,而妻子的手在他的上的摩。

 
 
果然不,理爽得把的眼睛又住了。妻子突然想到以后可以老公,可是又想到老公的有幺粗大,招根本就用不上,不禁心里一失望。

 
 像是受到了鼓一般,妻子作的幅度也的大起,可是一的后果是妻子自己下体的快感得烈起,有几下,道里流出的水把理的大弄得整都了。妻子乾脆用手把妻子流在上的液均的抹,有了液的滑,妻子的手和下体更加省力的作。

 
 
妻子的鼻尖和角都累出了汗,上一片嫣,可是理的不一要射精的象,反而越越粗起。

 
 
完了,可怎幺呀?

 
 
理了眼睛,嘴角露出嬉笑的神情。他的一只手离了妻子的腰,握住了她的乳房,另一只手微微用力,妻子的上半身近他的身体,嘴巴吻在了妻子的耳根上。

 
 
妻子的唇正好在他的上面。

 
 
“嗯……你要干什幺……”妻子感身上如遭,下体的水好象了口的洪水一流了出。

 
 
理一用手指撚妻子的乳,一舔妻子的耳垂,另一只手伸妻子背部不停的划圈,地妻子道:“我在你呀,你呀,是我的最美的女人,也是我的下面流水最多的女人,你知道?”

 
 
然妻子很他,可是他几句情妻子心里砰砰的跳不停,女人是最感性的物,他几句的情儿根本就有防御的妻子直是致命的。

 
 
而且妻子身上最敏感的几地同被,妻子根本就不出。

 
 
“啊……你……放……我……我……要……你……射…………”

 
 
妻子上嘴的原因是理的嘴巴突然封在了她嘴上。

 
 
妻子嘴,不他的舌伸。

 
 
可是,乳突然一疼,是他用力掐了妻子一下,“”,妻子忍不住了嘴,他乘机把舌伸了。

 
 
他的舌卷住妻子的舌,妻子被的和他接起吻,但是不一儿,妻子就沉浸在他的吻中,他不的吸住妻子的舌尖,又舔妻子的牙床,在妻子的舌根底下打,是妻子一子中第一次幺全身心地投入到一次吻中。

 
 
妻子也手地住他的脖子,下体也意的在他上的摩擦,早忘了自己干些什幺了。

 
 
良久良久,他的嘴离了妻子的唇,妻子依然不舍的回味才的快感。

 
 
理又妻子淫笑起,他指妻子的臀下道:“你看看……”

 
 
妻子低一看,不但上,脖子上也了起。原她流出的液不但把理的大腿全部弄了,而且就理屁股下的毛坐,也弄了好大一的印子。

 
 
“你老公一般一周和你做几次呀?”

 
 
妻子道:“大概一周三次吧。”

 
 
“什幺,放你幺美的人儿不管,一周才三次,可惜呀可惜,要是我,一定每天要和你做三次,呵呵!”

 
 
“不是啊……只是因他很忙,所以我……”妻子羞地老公起。

 
 
理抬起了手,看了看表道:“有五分了,看我可以好好的干你了!”

 
 
妻子焦急地道:“不要啊,,有五分,我一定可以你射出的!”

 
 
“才你又不是有,五分你怎幺可能我出!”

 
 
眼又始在妻子眼眶里打,怎幺,妻子真的不想失身色鬼。然他才妻子要比老公烈好几倍的快感,然妻子的身体私的各部分都已他摸、看,可是,理智告妻子。

 
 
“不,我到有全的好法可以解。”

 
 
“是什幺,快告我呀!”妻子拉理的手急忙道。

 
 
“嗯,是,你要知道男人最敏感的地方是在里。”理握妻子的手放在他巨大的上道。

 
 
“嗯,是的……”妻子道。

 
 
“我可以再多你五分,等儿我只把部分插在你的道里面,至于露出的部分可以用手我。你再稍微晃一下,我肯定很快射出的。”

 
 
什幺,怎幺可以,不是和插去一?

 
 
“想好了有,你要不同意那只好等到了。到侯我就可以全部插去了,那一定很爽的。而且我只是把放去而已,你只要的一,根本就不插得太深,那和放去又有什幺。”

 
 

  
 
 
妻子色又始白起,心激烈的做斗,于,妻子定是插入。比全插入要好,再,才理的舌不是也在妻子道里面了好久?妻子到了一次高潮。

 
 
妻子疑了一下,道:“那好吧,可是…我好怕…你那里太大了,我怕……”

 
 
理大笑道:“哈哈哈,不用怕,等儿喜不及呢,你想想,女人生孩子那里能多大,女人的道是具有很的收力的,怕什幺呢?吧。”

 
 
可是妻子是的要命。毫有想到如果理把放去以后不遵守定了怎幺。

 
 理已抱妻子站了起,妻子赶忙用手住他的脖子,腿也住他的腰,他捧妻子的屁股靠近桌子,妻子放在上面道:“才的姿不方便,等我站不,你用一只手住我的脖子,另一只手我的里,一直到出止,知道,就你二十分好了,怎幺?”

 
 
妻子又是又是羞的了。想到自己即被生命中的第二男人插入体,然只是,但他那里是那幺的巨大,想到妻子心里竟然有一淡淡的感。

 
 
只是念想到老公,妻子心里又充了重重的罪感,但是想到的是种罪感反而刺激了妻子,使妻子本就潮不已的下体得更加的狼不堪。

 
 
“我看鞋和裙子是了的好。”理自言自的道。

 
 
片刻后妻子的鞋子被掉,扔在一,露出了妻子只雪白的小。他妻子的只握在手里,怪笑又道:“裙子是你自己是我……”

 
 
妻子忍部的麻痒的感,小道:“裙子就不要了吧……”

 
 
“哈哈,好,那就听你的不了,不你要把裙子撩起,免得一儿不方便,吧。”

 
 
妻子只好低裙子撩到了腰上,把整外露了出。

 
 
理靠的妻子更近了,手住了妻子的腰。

 
 
于要了,妻子悲哀的想道。妻子命地上了眼睛,用手住了他的脖子。

 
 
妻子感到一火,巨大的西碰触在妻子的唇上。一定是理的那了,它并有急,而是在妻子唇上回的滑。

 
 
好舒服啊。

 
 
妻子的心在烈的跳,和不安,屈辱和罪,有羞和痛苦,种种不同的感受一起涌上妻子的心,而妻子的部和妻子意志相反的流出了更多的液,已足足能充分地滑那根即插入妻子体的了。

 
 
“我要了……”

 
 
“嗯……”

 
 
妻子感到理的不再滑,住了妻子的道口,慢慢的插了。

 
 
“啊…不要……啊…它…它太大了…………求求……你……了……”

 
 
道的前端仿佛要被裂,而且入的部分火而硬,种感妻子不知道要怎幺形容才好,那是一种人舒服的快要窒息甚至感到可怕的感,感妻子好象同有在天堂和地的感受。妻子在法忍受种感,想理停下。真是太可怕了。

 
 
理停了下,妻子喘了口气,他突然又抽了出去。在妻子感到空的候,他又了。次他有停,又退了出去,接又了,只是每次都要比前次更加深入一些。

 
 
“啊……停……啊……我……不行……停呀……”

 
 
快感源源不的妻子,妻子腿不由的分得更,意的承受。

 
 
于,在妻子感快要支持不住的候,理停了下。妻子力的喘,突然想到好象并有妻子想像中的那幺疼痛,不由地松了气。

 
 
可是,接,妻子又感到自己的下体好,此刻正不知廉地包裹住妻子里面的,不停地蠕。而且……而且理的好象已入到妻子道里三分之一的地方,道他要不遵守言,全部插?

 
 
妻子急忙慌地往下看了看,“吁”,好,下面粗的只是塞去了一而已。他的也在是太粗大了,只不一也占了她道的那幺多,要是全部的……那妻子底下不被它穿了才怪。

 
 
可是……妻子苦笑了一下又想到,幺一,又和他全部地插有什幺分呢?只怪妻子才有想到一,在已了。怎幺啊?真是一愚蠢、淫的女人,怎幺面自己的老公呢!

 
 
妻子的表情被理一不漏的看到了,他淫笑道:“美人儿,在你用手我服了。”

 
 
死的魔鬼,此妻子恨不得他的那儿折喂狗,她的洁就在他的手里了,可是,事已如此,她能有什幺法呢?只好就下去了,反正她有他全部插去,也算得起老公了吧。

 
 
下体的快感依然清晰的投入妻子的体,妻子奈地恨了理一眼,他的脖子上收回右手,握住了他露在妻子外面的,套起。

 
 
次一定要他射出,妻子再有机了。

 
 
噢,了,他才,要妻子下面的,再配合上她的手,他才能出。

 
 
不行呀,她做不出种事呀。和老公以外的男人,做出种基本上和性交有什幺的作。可是,如果不做的,等那就更加得……唉,不管了,只好了。

 
 
可是,妻子要晃自己的下面才,此刻由于她的腿大大的,而且臀部坐在桌子上,根本就有借力的地方。反而因她些的作,下体的又深入了一些。

 
 
理看妻子的窘,不怀好意的道:“怎幺不呀?”完,把他的抽出去,然后“咕唧”一,又插了。

 
 
“啊…………你好坏呀……”才插入妻子下面出的水她羞了,妻子羞地道:“是……是你自己吧。”

 
 
“呵呵,好啊,既然儿了,那我就恭敬不如命,只是你可不要后悔呦!”

 
 
完,妻子下面的已迫不及待的慢了起,大概他也忍不住了吧。

 
 
此妻子的下面又又痒,巨大的刺激妻子道里的液不气的泉一般涌出,可真是人,怎幺妻子下面的水就幺多呢,羞死人了。

 
 
“咕唧、咕唧、咕唧……”水不的入妻子耳中。

 
 
“哼……嗯……”妻子仔感受下面的每一快感,嘴里不受控制地呻吟起。好在理算受信,他的一直再有前一分。

 
 
的妻子放下戒心,手只是住理的脖子,全身心地投入到人快而又放的游中之去。

 
 
“啊……”

 
 
“舒服?”

 
 
“嗯……”

 
 
“那以后我子你?”

 
 
“嗯……”

 
 
“咕唧、咕唧、咕唧……”

 
 
“啊……你的……好……大喔……好……舒服……”

 
 
“我也好舒服,你下面又又,自己呢,噢……你真是一天生的尤物,今天于操到你了……你把腿抬起吧。”妻子的抬起了腿,躺在了桌子上。

 
 
理妻子的腿放在他的肩膀上。

 
  
   此,妻子根本有意到她的危即。

 
 
迷糊之中,妻子感到他把退到了她的道口,并且他把他的上半身在了她身上,她的腿被迫的向自己的身体,成了一“V”字形。

 
 
“嗯……怎幺不了……射……出了……”

 
 
“有,早呢。”

 
 
只听妻子下面“咕唧”一,理的大又插了,在妻子的花心。妻子舒服的抖起,迷离的眼正好看到她的趾,又一根根的了起。

 
 
妻子嘴里出似于哭的呻吟。

 
 
“…好舒服……啊…不要啊…………你…你怎幺全都放了……”

 
 
心理上的巨大落差,妻子道里面急的收起,住理粗大、硬的,妻子的花心也一吮一吮的吸住了理巨大的。

 
 
“……”一瞬,妻子仿佛了起。

 
 
同,妻子的道里始,一流不受控制地出,在理的上、上,刻妻子的壁,流在桌子上。

 
 
最后,妻子地听理:“到了,我的美人儿。”

 
 
良久,妻子的神志恢复,看理,心中的悲、委屈一下不出,忍不住哭了起。

 
 
妻子地道:“在你足了吧,放我走吧。”

 
 
“不行,我底下受呢,你我射出我上就放你走。”

 
 
果然,妻子感到他的在妻子体正不安的,而且越的粗。高潮后的妻子得触感特的敏,妻子甚至他硬的棱子,有他上的每一根青筋都清楚感到了。些都被妻子充血的壁捕捉到,送到妻子的大之中。

 
 
妻子才那定的心又始了,反正已失身大色狼,也不在乎幺一了。想到才那种欲仙欲死的滋味,妻子的下体又始蠢蠢欲起。

 
 
妻子不敢看理的眼睛,低用只有她自己才听得到的音道:“那好吧…你快一,不要人知道了我的事。”

 
 
理喜道:“那有,我的美人儿小心肝。”

 
 
刻,妻子下体的水又了出,巨大、粗、硬的始在妻子下体高速地抽起。

 
 
妻子咬嘴唇,不想自己出,可在被理插了才几下后就忍不住叫出,不,是哭叫起,因,那种快感在是太烈了,妻子如果不,也就要窒息去。

 
 
“……插……死……我……了……”

 
 
不一儿,理妻子的小腿在妻子旁,使妻子的臀部向上挺,他的就插得更深,他每次都拔至妻子的道口,然后又重重地插,,妻子感到他的囊拍打在她的屁股上,而了她的子部。

 
 
“…………了……我……吧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
 
“……………我……真……的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啦………”

 
 
“咕唧、咕唧、咕唧、咕唧……”

 
 
“啪、啪、啪、啪……”

 
 
整公室里都充了妻子的呻吟、水,有妻子的臀肉与理大腿的碰撞。

 
 
“………呀……”

 
 
妻子是真的受不了了,理在是太害了。此妻子的海里已有了的概念,也不知道了多久,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多少次高潮,流出了多少水。

 
 
“小,叫哥哥!”

 
 
“……哥……哥……”

 
 
“叫好老公!”

 
 
“不…………不……要……啊……我……要……死……了……”

 
 
理更加大力的起,每一下都插入妻子的花心里。

 
 
“快叫,你小,竟敢不听,我插死你!”

 
 
“…………了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叫……停……止……呀…………”

 
 
“好……老……公……”

 
 
“哈哈哈哈,才乖,再多叫几我听。”

 
 
“好……好……老……公……好……公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
 
妻子此可怜得也不清楚了,可是理他并有放妻子,反而更加的抽插起。可真是妻子快得要死掉而又痛苦极了的一次啊。

 
 
“你小人,小浪蹄子,平竟然假正,哈哈,在怎幺不了,怎幺幺淫。”

 
 
“你……我…………有………………”

 
 
理的使妻子感到既是羞而又更加的不已。

 
 
理突然急促地喘起气,道:“臭婊子…我把腿,我…要射了!”

 
 
妻子海里突然清醒了起,妻子扭身子,想要他的离出,今天是妻子的危期,妻子急切地道:“不……不要射到我里面呀……”

 
 
理的突然又大了多,他死死按住妻子,下面更加不停的刺起。

 
 
“…………啊……”妻子哀了一。

 
 
道里大的始有力的一下一下有律地搏,下体感到了一火的液体,洒在妻子花心的深。

 
 
妻子再也不了多,仰起,半嘴,身体不由得成了一美的弧,道深也回似的出了一的流。

 
 
妻子真是一悲哀的女人。

 
 
良久良久,理拔出了他那已始有的。

 
 
妻子默默的坐起身,戴上胸罩并套妻子的腿上穿好。

 
 
理等妻子扣好上衣的全部扣子,然后赤下身,好似的妻子拿鞋,道:“莉香,我你穿吧,呵,你的肉体真人魂啊”

 
 
妻子有理他,看他微微突出的小腹,有那此刻象一蛇似的,妻子感到了一的噁心。

 
 
站在地上,妻子使裙子上的扯平,只是,裙子的后面了一大快。

 
 
想起才荒唐的,妻子的又了。

 
 
妻子想了想,低理:“,今天的事我就有生,只是以后你要是再敢……我真的警。”

由衷感谢楼主辛苦无私的分享
每天来逛一下已经逛成习惯啰